logo
要聞雲南 觀點 雲關注 州市 文體 輻射中心 雲視覺
師宗縣“縮面提標”提升基層幹部待遇
      發佈時間:2020-06-28 03:21:09   來源:雲南日報
分享到:

“現在一個月工資4000元,家裏人都支持我全力幹好村裏的工作。”提起現在的工資待遇,曲靖市師宗縣彩雲鎮紅土村黨總支書記邵德祥感到很滿意。

不只是邵德祥,目前師宗縣110個村(社區)的黨總支書記、村(居)委會主任都能拿到4000元左右的月工資,較之前提高近一倍;村(社區)“兩委”委員月平均工資2000元,較之前翻了4倍,而縣財政並沒有增加任何負擔。

這正是師宗縣從去年10月起實施“縮面提標”改革的成果。“縮面”就是精簡村級領取補貼和政府購買服務人員的數量;“提標”就是把各級各部門到村的政府購買服務補助資金整合起來,集中安排到具體做事的人員身上。目前,師宗縣所有村(社區)已基本完成此項改革,達到了村(社區)幹部待遇整體提高、工作效能整體提升、服務能力顯著增強的良好效果,率先在建設相對職業化村(社區)幹部隊伍方面作出了有益探索。

減員增效 確保村幹部在崗在位在狀態

為了實地瞭解這項改革實施的具體情況,記者來到邵德祥所在的紅土村委會。據他介紹,過去,紅土村委會除了村幹部還有計劃生育宣傳員、民政協理員、綜治調解員、科普宣傳員等十幾名政府部門購買服務到村的人員,待遇從50元到1500元不等。“幾大員”有的是村“兩委”成員兼任,有的是普通羣眾擔任,待遇補貼有的是補助到村級兑現,有的又是上級主管部門直接發放。由於待遇不高、管理不嚴,許多人都是當“副業”幹,羣眾辦事經常找不到人。而村委會幹部實際承擔了村裏的大部分工作,很多幹部“全脱產”撲在村裏,村黨總支書記、村委會主任卻只拿到2000元左右的工資,村“兩委”委員工資在800元左右。

“縮面提標”改革落地紅土村,彩雲鎮黨委專門派出工作組分析研判、全面考察瞭解,與紅土村黨總支共同提出了人員整合建議,形成改革實施方案上報鎮黨委同意後實施。總體思路就是將不履職、不幹事的人員淘汰,將崗位和責任聚集到村“兩委”和村務監督委員會成員身上,讓“一人兼多職、一人領多酬”,全村22名村級工作人員精簡至8名,每位工作人員的工資都得到了大幅提升。

以邵德祥為例,兼職民政協理員以後,每月單項收入增加了800元,加上“紅旗村”創評獎勵,工資達到4000餘元。邵德祥説:“以前各種任務重,幫不了家裏,心裏難免有點委屈,現在收入高了,家裏人也支持,更有幹勁了!”

紅土村的改革是師宗縣全縣改革的一個縮影。師宗縣委組織部部長孫竹祥介紹,改革前師宗縣有村(社區)“兩委”幹部及各類政府購買服務到村工作人員2095名。在“縮面提標”改革中,師宗縣委統一安排部署,縣級領導帶隊逐村分析研判,明確了全縣村(社區)幹部按照7至9個職數進行“員額”管理,全縣村級幹部精簡到1000餘名。

除了“縮面提標”改革,師宗縣還積極整合各項資金,設立村級集體經濟創收獎勵、“紅旗村”創評獎勵等,落實“基本報酬+績效補貼+村級集體經濟創收獎勵”結構性崗位補貼長效機制,讓村幹部報酬從“次收入”變為“主收入”,幹事創業既有勁頭又有奔頭。目前,全縣村(社區)正職月收入達到4000元左右、副職月收入3000元左右、村“兩委”委員月收入2000元左右,村小組幹部收入每月達到1000元左右。

職業化管理 讓基層幹部隊伍迸發活力

一人身兼數職,任務多了,基層運轉是否順暢?早上八點半,記者走進師宗縣大同街道石碑社區,只見為民服務站、就業服務站裏村幹部已經全部就位,各自都在有條不紊地忙碌着。

前來辦事的村民馬曉法説:“以前找村幹部辦事要先打電話,可能去地裏找、家裏找,也可能去幾次都找不到人。現在不論哪天,只要到村委會肯定能找到人。”

隨着村(社區)幹部待遇提高,多數村(社區)幹部也把重心轉移到村裏工作上,基層相對職業化的幹部隊伍逐漸建立起來。石碑社區黨總支書記陳維興介紹,實施“縮面提標”改革後,社區實行按時坐班請銷假制度,只要不到居民家中或到外面開會、培訓,就要按要求輪流帶班值班。他説:“羣眾跑一次就可以辦成事,對村幹部的評價也越來越好,幹羣關係更融洽了。”

為了打造一支相對職業化的村(社區)幹部隊伍,師宗縣用相對職業化的標準管理幹部、考核幹部。明確村(社區)幹部分為正職、副職、“兩委”成員、村小組幹部四個層次進行分類管理,每個崗位定責任、定薪酬、定考核,做到人崗相符、權責分明。還探索建立了“雙述雙評三規範三公開”工作機制,讓村(社區)幹部每年向鄉鎮黨委和黨員、羣眾述職,接受上級黨組織和黨員、羣眾測評,同時對村(社區)幹部、村級集體資產、村級財務進行規範化管理,定期對規定範圍內的黨務、村務、財務進行公開,接受社會監督。

規範的管理、正向的激勵,鍛造出一個個具有凝聚力、戰鬥力的基層黨組織,羣眾普遍反映,村幹部辦事效率大大提高了。

村級幹部隊伍精神面貌的變化,上級黨委體會最深。彩雲鎮黨委書記朱正華説,“縮面提標”改革把以前分散的村級事務集中到村幹部身上,更加凸顯村級黨組織對全村事務的領導,讓村幹部做到真管、能管、敢管、善管,從而提升了黨組織的向心力、執行力、戰鬥力。

基層幹部隊伍形象好、有威望,對於青年人才的吸引力越來越強。近兩年,師宗縣已回引了77名青年人才到村(社區)任職。牛尾村黨總支書記劉禹宏畢業於南京航空航天大學,在昆明打拼了8年後,選擇回到五龍鄉,在該鄉青年人才黨支部的幫助鍛鍊下,成長為一名村黨總支書記。他説:“近年來,家鄉的變化讓我意識到基層大有可為,我也希望能為家鄉多做點實事。”眼下,他正帶領羣眾發展胡蜂養殖、沃柑種植等產業,在基層大舞台施展才華、實現抱負。(記者 郎晶晶)

責任編輯:羅宇
雲南日報網 滇ICP備11000491號-1 經營許可證編號:滇B-2-4-20030004 ® yndail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1999.11
雲南日報報業集團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雲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4166935;舉報郵箱: jubao@yunnan.cn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3120170001
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110報警服務 可信網站身份驗證 網監備案